可茜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化工资讯 > 食用油暂缓涨价 榨油商开工率下降

食用油暂缓涨价 榨油商开工率下降

http://tuhanxiong4.com.cn |2020-07-30 05:43:29

  讯:日前食用油行业再度传出暂缓提价延至5月的消息,目前油厂开工意愿很低,大多是采取消极停工消化库存的对策,市场预估的油厂开工率不足60%。

  据中国证券报4月28日报道,虽已是落英缤纷的暮春时节,但民营榨油厂老板秦重(化名)却感觉不到暖意:“本以为苦日子就要熬出头了,*近又听说大型食用油企业被要求继续暂缓涨价。大厂不涨价,小厂自然也不敢涨,涨了也难卖出去啊。”

  去年年底,中粮集团、益海嘉里等油脂企业被要求暂缓涨价,将小包装豆油(10010,-44.00,-0.44%)、菜籽油(10232,-56.00,-0.54%)和调和油的价格维持到今年3月底。日前食用油行业再度传出暂缓提价延至5月的消息。虽然这一传闻尚未*终确认,但秦重如坐针毡:“限价令让老百姓的油瓶子、购物袋暂时得以安稳,是件好事,但我们这些做企业的就撑得太苦了。”

  “3月以来,食用油加工企业几乎全部处于成本倒挂状态。”南华期货油脂油料分析师黄银燕观察到,3月现货市场上,哈尔滨地区大豆价格在3900元/吨左右,而豆粕报价则从月初的3150元/吨降至目前的2920元/吨。“大豆价格相对坚挺,而豆粕等下游产品价格下降导致压榨企业利润严重缩水,从月初的每吨盈利超过100元骤降至目前的亏损30余元。”

  “现在榨油厂的日子确实不好过。”秦重的同行朱实(化名)很认同黄银燕的观点,他算了一笔账:以现在大豆到港完税价格每吨约4420元计算,压榨产成品豆粕每吨3150元,4级豆油每吨10000元,产品出粕、出油率80%和18.5%,产品收益共4370元,扣去压榨费用180元和大豆成本后,压榨每吨大豆亏损约230元。

  今年初,国家粮食局等部门将部分国家临时存储的菜籽油和大豆,定向销售给了指定的大型油脂加工企业。近期市场再度传闻,300万吨国储大豆将以每吨3500元的价格定向销售给几家大型食用油加工企业。

  “国家目前只支持日产2000吨以上的小包装食用油企业。事实上,300万吨大豆对这些大型企业来说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黄银燕如是说。

  令秦重和他的同行们头疼的是,和中粮、益海嘉里等粮油巨头不同,中小型企业并没有享受到国家的政策扶持,限价带来的压力只能自己消化。“虽然国家对于中小型企业没有限价,但在大企业提价之前,中小企业贸然提价可能把原有的份额也丢掉了。”

  目前,按日压榨能力计,国有企业约45600吨,约占15%;外资独资企业约51600吨,中外合资企业102900吨,二者约占50%;数量众多的民营中小企业合计日压榨量为106350吨,约占35%。业内人士担忧,“限价+补贴”的政策可能改变这一格局,没有获得定向销售的中小企业将受到很大冲击,国内食用油市场有可能向大型企业集中。

  事实上,这一现象在3月便初现端倪。永安期货的一份研究报告称,沿海油厂进口大豆的压榨利润在-90至-200元区间。目前油厂开工意愿很低,大多是采取消极停工消化库存的对策,市场预估的油厂开工率不足60%。

  南华期货*近的月报也显示,虽然开工率保持在正常水平,但油厂豆粕库存积压较为严重,部分地区出现豆粕胀库导致的停机现象,山东沿海地区油厂停工数量较多。“大多数小型油厂可能干脆选择停产,中型油厂可能选择少开一两条生产线,以减少亏损。”黄银燕预测,由于中小企业减产,造成供应量减少,一旦限价令到期,可能导致食用油报复性涨价。

  对像秦重一样日压榨能力在千吨级别的榨油商而言,停产止损也是一件难事。“实际上,今天榨的大豆是两个月前下的订单。货都在门口了,还能退回去?再说,一旦停产了,银行就会找上门。”面对着一船又一船的进口大豆,朱实也很无奈:“不停,亏;停,也亏。”

  “如果限价令继续延期,估计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没有任何政策扶持的中小企业就要扛不住了。”眼下,食用油限价延期风声四起,让秦重很是苦恼:“希望熬到5月底,限价令不会再无限期延续下去。”
 

图片
  • 福州生猪收购价一个月跌近10%
  • 苏丹与南苏丹延长石油协议至2022年3月
  • 2017年钢煤去产能开场:与在产产能拼刺刀